HAOMOOC首页
全站导航
周恩来:要不是他,我们这些人都会死在国民党反动派手里
admin发表于2021-07-07 10:46:07
|
0人阅读
周恩来:要不是他,我们这些人都会死在国民党反动派手里

image.png

△钱壮飞之孙钱泓接受总台央广记者潘毅采访

1931年4月25日这天夜里,南京中山东路的一座民房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划破了宁静。小伙子和妻子交换了一下眼神,赶紧打开门,岳父一把抓住女婿的手,让他连夜坐火车去上海找“舅舅”。这位“舅舅”是谁?究竟发生了什么,要如此急迫地找到他?

原来,这个小伙子名叫刘杞夫,是中共地下交通员,而他的岳父,就是中国共产党隐蔽战线著名的“龙潭三杰”之一——钱壮飞。

中统情报网为我所用,成就“龙潭三杰”

钱壮飞,原名壮秋,字潮,1895年出生于富有人文气息的江南水乡——浙江湖州。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国民党建设委员会举办的上海无线电培训班在招人,钱壮飞经过考试录取和培训之后,被安排到无线电管理处上海营业处工作。钱壮飞引起了无线电管理处处长徐恩曾的注意。

8b82b9014a90f60389d8e79b095b3e13b151ed50.jpeg

△钱壮飞

钱泓:在杭州办了个西湖博览会,我爷爷把“特种陈列所”办得很火。弄了两个大音箱搁在展会门前,播的都是西洋音乐,比较吸引当时的年轻人,徐恩曾就受到了陈立夫的嘉奖。有些展商想参展,我爷爷在期间收到了一些钱财字画珠宝之类的,列完账之后都交给了徐恩曾,徐恩曾就特别信任他。

1929年底,徐恩曾调任国民党组织部调查科工作,负责扩建国民党特务系统,徐恩曾力邀钱壮飞担任他的机要秘书。领导中央特科工作的周恩来拍板,同意钱壮飞、李克农、胡底打入敌营。

钱泓:在这个时候我爷爷和徐恩曾说搞无线电器材接触面比较窄,后来说不如办通讯社,就租下了中央饭店的四楼,成立了“长江通讯社”,“长江通讯社”和“正元实业社”表面上都是我爷爷负责。

image.png

△二十世纪上半叶的南京中央饭店

“正元实业社”名义上是经营无线电器材,实际则是“中统”特务秘密机关的大本营。而在上海的李克农还在无线电管理处负责宣传和编辑,派胡底到天津成立了“长城通讯社”。

这样一来,在天津、南京、上海形成了一张铁三角的情报网,这张情报网通过“龙潭三杰”,牢牢掌握在了共产党的手里。

《曾文正公文集》背后的绝密情报

国民党调查科特务机构里的几乎所有机密,钱壮飞都尽在掌握。但他始终存在一块“盲区”,国民党高级官员之间通信有一套专门的密码本。

钱泓:徐恩曾经常出入风月场所,我爷爷就跟他说,你身上有些机要的东西或者保密的东西,可不能带到这些场合,徐恩曾就把密电码锁到了保险柜,我爷爷打开保险柜就用照相机把它复制了。我爷爷发现徐恩曾在翻译这些密电的时候,他老翻桌上一套书叫做《曾文正公文集》,我爷爷就拿来这套书和密码本、密电,经过反复研究,终于找到了破译方法。

掌握了密码,更多国民党高层的核心机密,在钱壮飞眼中都变得透明。1930年国民党对中央革命根据地发动实施的第一次“围剿”以及1931年第二次“围剿”的绝密情报,都是钱壮飞及时破译后,呈报给了党中央。

钱泓:有人说在围剿苏区的这些国民党前沿部队还没拿到完整的作战计划的时候,在毛泽东桌上已经放上了。

然而,一个“最危险”叛徒的出卖,差点让“龙潭三杰”和上海中共中央全军覆没!

对决“最危险叛徒”,保卫上海中共中央

1931年4月25日是个寻常的星期六,徐恩曾到上海私会女友。这天晚上,正当钱壮飞独自在“正元实业社”值夜班时,电报来了,一封、两封……武汉接连发来三封标注着“徐恩曾亲译”的绝密电报,钱壮飞当即判断,一定是出大事了!

钱泓:我爷爷就打开这些电报,拿出密码本进行翻译。第一封电报,就说的黎明被捕,表示归顺党国,黎明就是顾顺章,三天之内可将中共中央全部肃清。第二封电报,就是准备用一艘轮船将顾顺章押往南京。第三封电报说,若有可能,改用飞机。我爷爷一看这电报大吃一惊。

image.png

△钱壮飞之子钱江拍摄的电影《金陵之夜》片段:钱壮飞破译武汉密电

顾顺章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同时也参与特科领导工作,如果他要将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机密悉数供出,共产党将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灭顶之灾!

钱泓:我爷爷马上明白这些,太着急了怎么办?赶快找女婿刘杞夫到上海报信,让中央赶快撤离。正好让刘杞夫赶上最后一班火车,让他赶快到上海去找“舅舅”。“舅舅”实际上是个代号——找李克农向中央报警。第二天星期天又来了三封电报,最后一封写的是你(徐恩曾)不要告诉周边的人,我爷爷觉得他暴露了。另外他害怕刘杞夫找不到李克农,所以决定亲自去上海。

情势紧急,身份暴露,但钱壮飞很快冷静下来。他通知潜伏在南京的同志迅速转移,却唯独没有时间转移自己的家人。离开前,他给徐恩曾留了一封警告信,写道:“政见之争,希勿罹及子女。否则先生之秽行,一旦披露报端,悔之晚矣。”

钱泓:这就是说我跟你是政见之争,我走了,你不许加害我的家人,你要加害我的家人,我把你丑事全登报上去了,他留了这么一个字条。我父亲(钱壮飞之子钱江)写过一本回忆,里头有这么一段,父亲抚摸着他的头,两眼噙着泪珠说,你会做饭吗?后来他说我那幼小的心灵哪能懂得我父亲那时候的心情,把子女留给了敌人,为党争取时间。他说没想到这次离别竟成了和父亲的永诀。

身在上海的周恩来获知情报后,争分夺秒地展开转移行动,上海中共中央得以险中求生。据说,周恩来离开的时间,距离特务们到达只差一刻钟。

钱泓:当时上海的警察巡捕和这些特务搜查到共产党这些点时,都基本转移了。搜查到周恩来的住所,当时周恩来烧文件的灰还是热的,整个党中央躲过了一劫。

0bd162d9f2d3572ca81300ecb25aee2f63d0c3db.jpeg

△钱壮飞

由于身份已经暴露,钱壮飞于1931年8月进入中央苏区。1935年4月1日,钱壮飞在红军南渡乌江时,不幸掉队失散。周恩来得知这一情况后,赶紧派人回到乌江边寻找,遗憾的是,却再也没有找到钱壮飞的身影。

钱泓:他(钱壮飞)从1931年离开家之后,我们家都不知道他上哪去了。其实直到1946年,我奶奶才知道我爷爷牺牲了。

虽然从未见过爷爷,但是在父亲钱江的影响下,爷爷钱壮飞的英雄事迹和高尚品格,早已成为了钱泓和家人心中永远光辉的精神引领。

钱泓:每到春节过年晚上吃年夜饭,我们家桌上永远多摆着一副碗筷。这是我奶奶搁的,我们都知道是给谁留的。我父亲从小就跟我们讲过,你爷爷是个伟大的人,你们不许给爷爷抹黑。你们是普通人,你们将来的生活都靠自己去闯。

在中国革命漫长的征途上,既有公开战场的博弈,也有隐蔽战线的较量。在惊心动魄的隐蔽战线上,活跃着许多无名英雄,他们忠诚于党、隐姓埋名、深入虎穴,为党和人民的事业立下卓越功勋,铸就了中华民族的无名丰碑。

版权声明:图文来源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用于学习交流,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权,请留言联系小编,将及时更正、删除。

今日已学习